珍珠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珍珠岩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07:06 阅读: 来源:珍珠岩厂家

我知道自己的时间已不多,只想在临走前,记住这股温暖,以致于把它印在我的灵魂深处.它是那么的让我留恋不舍,可老天偏偏要夺走它。

我鼻翼发酸,暗自啜泣,却不像高长恭看见,又偷偷将泪拭去。

我想定是前世对他不够珍惜,才会在这世让我们爱得如此艰幸。

我悄悄将他的手抚向小腹:“给他取个名吧!”

兰陵王嫣然一笑,棱角分明的五官,映着从窗里透来的点点晨光,越发的明朗清俊。

“若是男的就唤高翊,女的唤高紫苒可好?”

我撅嘴,“为何男的只有两个字,不免显得有点简单,女的三个字,倒像是深思过,名字也别有一番意义!”

说完,心间一亮,不时明了,原来他竟盼着个女儿,一个如我一样,含着他和我精血的女儿。

我心里满满是感动,紧紧的抱着他,汲服他怀里的温暖。

直叹这一刻永远停驻!

傍晚时分,他抱着我去放纸鸢,虽然我也没脆弱到不能步行,但他就是不肯。

他将我放在软软的草地上,随后拿着刚做好的纸鸢迎风跑起。

望着他将纸鸢一点点放上天,仿若又回到了两人初见时的那般。

心不免揪得紧紧,这样的场景恍若是在梦里,不时激动地攥起衣角,竟觉眼前的景物泛起模糊。

该死,体内的毒已开始侵嗜我的五识,渐渐地眼前的他只剩下一团蒙着水雾的黑影,继而那团黑影也瞧不见了。

我急得站起,伸着两手在空气中摸索,却不知为何,抚到的只是一团空气,心里陡然失落,一脚踏在石板上,“扑通”一声倒下再没爬起。

兰陵王闻声失魂落魄地朝我跑来,将我抱在怀里,撕心裂肺地唤着我,而我再也看不见听不见。

但我隐隐感觉他就在我身边,因为那股莲香仍萦绕着我。

我喃喃冲他说:“让我……把孩子生下!”

也不知他听到还是没听到,回答亦或是没有回答。

宇文邕终于查到了凶手,那凶手不是别人就是高纬,那毒是高纬一早就准备好的,后来买通宇文邕的部下,本来是想对付兰陵王的,只是那部下不知为何临阵起了反戈,用来对付我。

或许在那部下眼里,我就是个祸害,毁了兰陵王不算,还要毁了宇文邕,于是他将箭射向了我。

这只是我的推理,却也有根有据。

其实这毒要解是要付出代价的,就是要立马终止妊娠。

而我又如何舍得腹中的那个生命,玉牙一咬宁肯牺牲自己也要留下兰陵王的骨血。

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熬过多久,一阵阵的痛楚,让我生不如死,总算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把孩子生了下。

兰陵王寸步不离地陪着我,在我掌心里笔划着“女儿”,再一会又写了“谢谢”两字。

我释然一笑,望着眼前虚空的黑暗,幻想着他此时的表情,希望能再看他一眼,然而老天并没给我这个机会。

他将孩子的手放在我掌心里,而我再也感受不到那小生命的颤动。

眼前的黑暗一点点朝我吞嗜,隐约地我似乎又闻到了那股龙涎香味。

我想大概是出现了幻觉吧!

意识一点点消失,黑血源源不断地从下体流出,终于殚精竭力,被无尽的黑暗吞没。

宇文邕一路风尘仆仆地赶来,此时就站在门外,见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,一拳击在门板上。

兰陵王在我进产房的前一刻,就已服下高纬赐给他的毒酒,此时毒已发作,大口大口地吐着血,却不忘将孩子交给宇文邕。

“拜……托了!”

宇文邕望着襁褓里哇哇啼哭的孩子,再看看双双死去的两人,身躯晃了晃差点摔倒。

此时的他不知是恨还是妒忌,亦或是感受到了解脱。

三人的纠缠终于以宇文邕的失败告终,我终是选择了兰陵王而弃了他。

一个月后宇文邕举兵伐齐,擒获了高纬,至此北齐灭亡。

转眼五年过去,每至鸢尾花盛开时,宇文邕总要唤人采上一大捧紫色的送去香云殿。

“嬷嬷!这鸢尾花只有紫色么?”一个五岁小女孩,望着案上的鸢尾花说。

那小女孩长得粉嫩嘟嘟的,月牙似地眉棱下长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,一双樱桃小嘴十分动人,皮肤白晳透红,隐隐有着某人的影子。

宇文邕站在殿外远远望着她,却不敢靠前去。

太像她了,以致于他误以为她又回来了。可是她并不是她,她走了,与那个人一起走了!

宇文邕眸底噙着泪。

继而想到,这是她用性命生下的孩子,他这五年来却将她扔在了这里不闻不问,他觉自己对不起她。

“阿紫,你在怪我对她不好是不是!若是这样,你回来吧!”

宇文邕喃喃唤道。

殿里的高紫苒未等嬷嬷开口,已朝殿外的宇文邕跑来,露出一对刚长出的虎牙冲宇文邕笑道:“你就是每年给我送花的伯伯!嘻嘻!我梦到你了!”

宇文邕游走的思绪被这声童声唤回,将高紫苒抱起说:“那你可喜欢这花!”

“喜欢!我觉得这花上有娘亲的味道!”高紫苒盈盈笑起。

“娘亲?”宇文邕一怔,细一想,大概她说得是辰妃。

当年他将高紫苒带回宫,恰巧辰妃也在生产,可惜赶上难产,那孩子出生没多久便死了,宇文邕干脆将高紫苒交给辰妃抚养,取名宇文紫。

“嗯!”宇文紫笑起。

殿里的嬷嬷见是宇文邕,赶紧跪下道:“老奴给圣上请安!不知圣上驾到,老奴罪该万死!”

宇文紫闻之小嘴一撅,赶紧脱离他的怀抱说:“原来是父皇!紫儿拜见父皇!”

宇文邕见她细眉紧锁,好似有些生气,这生气的样子真跟卢紫鸢一模一样,不由心间一颤,将宇文紫扶起。

“紫儿是在怪父皇不常来看你么?父皇只是政务繁忙!父皇保证只要朕的小公主愿意,随时可来前殿找朕,好不好?”

这一说词倒把宇文紫逗乐了。

辰妃闻声由宫娥挽扶着赶来,见宇文紫与宇文邕打成一片,微微宽了心。

这些年她也不是没听说,在宇文邕的寝室里一直挂着副美人图,那画上的美人一袭紫色罗裙,眉目间萦绕着一股灵秀之气,此人并不在后宫,而这孩子又是宇文邕当年从宫外抱回,这孩子眉宇间与那画中女子这番相像,辰妃想,这该是那女人的孩子了。

十年后,宇文邕病逝,众多的陪葬品中,唯有那副紫衣美人图让他抱在怀中……

当我们仨在花宫相遇,前尘往事竟如过往烟云,不知是谁消除了赤黎的记忆。

当他从我身边走过时,他明显微微一怔,却没有太多的波澜。

万年后,我挽着冉翊,一点点走上那用万花堆聚而成的花台,接受诸位花神的朝拜,而赤黎便在那众人之中……

---- 作者寄语:本故事完结,虽然结局有些仓促,但还算将故事完善了。三人恋,总有一个要受伤,那就让最强的那个来承受吧,反正他的承受力好!明日开始新故事哈!我要说,各位不是太积极,有点让我没有动力了!

东莞中堂电镀料回收价格

日照国标MPP玻璃钢管连接方式分类

黑龙江货架P形管P形管厂家L形管

太原MPP塑钢复合管质量是企业命脉

保温钩钉外墙保温钉价格

12吨扫路车厂商

滁州市改装40方饲料运输车厂家

东莞桥头废锡上门收购

连衣裙进口清关香港日用品进口清关操作优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