珍珠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珍珠岩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孙之獬投降清朝害死千万人最后被起义军凌迟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2:43:56 阅读: 来源:珍珠岩厂家

孙之獬投降清朝,害死千万人最后被起义军凌迟

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孙之獬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1644年四月,在摄政王多尔衮的一声令下,包括满、蒙、汉三军的清朝军队倾巢出动,联合降清的山海关守将吴三桂,同刚刚建立大顺政权的李自成展开决战。

清军和吴军的合力,打破了李自成招降吴三桂的幻想,敌众我寡的兵力势态,迫使李自成下令全军撤退到山海关以内。

面对着当前的战略局势,李自成认为败退的大顺军根本无法守住北京城,于是他只好仓促举行登基大典,嘱咐全城百姓出城逃难,随后一路向西逃窜而去。清朝皇帝爱新觉罗.福临正式即位,清军入关后一路继续追击大顺军,一路则是南下攻打南明王朝,让南明朝廷“清能杀贼,是为崇祯帝报仇”的美梦破碎。

清军的局势一片大好,在多尔衮率领满洲贵族以及文武大臣的劝进下,福临正式即皇帝位,改年号为顺治,他就是我们熟悉的顺治帝,清朝入关以后的第一位皇帝。七岁的顺治帝定鼎中原,许多汉族官僚眼见大局已定,明朝残余势力灭亡是大势所趋,便纷纷投向清廷。其中就有一位特别的人物,明末天启年间的进士孙之獬,一个让汉族百姓咬牙切齿的人。

不同于铮铮铁骨的文人,孙之獬的存在给文人丢尽了颜面,早在魏忠贤当政时,孙之獬就对“九千岁”俯首帖耳,极尽奴颜之态。崇祯帝即位后,对魏忠贤的阉党进行清洗,不会看局势的孙之獬误以为魏忠贤不会垮台,在崇祯帝下令焚毁阉党编写的《三朝要典》时,又是一阵捶胸顿足,号啕大哭。这还不算完,孙之獬痛哭流涕的地点不是自己家,而是供着明朝皇帝的太庙门口。这可把崇祯帝气得不轻,不久孙之獬就被革除官籍,勒令回乡居住,临行时没有一个人给他践行,阉党嫌他出丑丢人,东林党嫌他没有风骨。

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遭到明臣厌恶反感的孙之獬,不仅没有默默无闻、销声匿迹,反倒又一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,这一次孙之獬是以降清的汉族地主官僚身份。清朝正需要汉族官员来巩固统治、拉拢人心,孙之獬的投降让顺治帝倍感欣慰,原本被赶出官场的孙之獬,竟然被授予礼部侍郎一职,品衔为正三品。按理说,那些投降清朝的汉臣,个个满腹经纶,倡导忠君爱国的程朱理学,自然也是从小诵读。为了功名利禄和身家性命,许多汉族大臣投降清朝,虽然为人所不齿,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文天祥、史可法那样誓死不降,只能说他们是芸芸众生里的普通人。

可孙之獬实在是个异类,他对清廷的献媚让人作呕,作为一名山东人,山东可是孔孟之乡,儒学道义氛围要更加浓厚。听到清军攻占山东后,读书人孙之獬没有表现出一丝悲伤,而是让儿女和家仆剃发留辫,亲自出城迎接清军,高呼满洲君主万岁。

顺治帝入关后,天下还没有稳定下来,朝堂官僚分为满臣和汉臣,满臣自然是剃发留辫,身穿满服,汉臣则是束发朝冠,保留明朝服饰。每当朝贺时,满汉两臣分为两列,个站在一旁,虽然显得有些别扭,但时日一久,顺治帝也就习以为常了。改变这一状况的就是孙之獬,剃发留辫的他满心欢喜地站到满族官员的队列里,却引起一阵呵斥和怒骂。当时满族自视高人一等,孙之獬虽然剃发留辫,可终归是个不折不扣的汉人,位卑言轻的汉人怎么配和打下江山的满人站在一起。

秉持着观念的满族大臣将孙之獬推搡出来,碰了一鼻子灰的孙之獬,只好灰溜溜地跑回汉族官员那边。汉族官员对孙之獬的名声早有耳闻,卖主求荣的汉奸,丢尽文人的颜面,即使是五十步笑百步,汉族官员依旧认为自己起码留住了旧朝的头发和衣服。刚被满族官员推出来的孙之獬又被汉族官员赶了出去,孙之獬夹在中间,狼狈不已,满族官员对窘迫的孙之獬一阵哄笑,汉族官员对尴尬的孙之獬投来鄙视的目光。

中国有句古话,叫宁可得罪君子,不可得罪小人,君子坦荡荡,与人绝交恶言不出。小人则是长戚戚,惹恼了他,就会背后使绊子、杀人不见血。孙之獬就是这样的人,他不敢报复位尊权重的满族人,而是将怒火和仇恨发泄到汉族官员的身上。

1645年的元旦,孙之獬草拟了一份奏疏,趁着朝贺的时候,将折子呈给顺治帝。奏折里的大意是,现在天下已定,万事革新,而衣冠束发之制,竟还是前明那一套。孙之獬还不忘在最后补刀子:“此乃陛下从中国,非中国从陛下也。”这一句话让顺治帝对汉人的疑心陡然生起,此时南明军队节节败退、士气大挫,除东南沿海一带誓死抵抗,江南大部分地区已尽归清军,天下局势已然明朗。

可那些汉族官员和百姓依旧保留束发的习惯,难道不是怀念前明吗?这样一来的话,抗清力量势必会再次崛起,好不容易平稳的局势又会再起波澜。当顺治帝将这份奏折送给摄政王多尔衮看的时候,两人的想法如出一辙,于是六个月后,清朝正式颁布剃发令,凡是清军统治10天以上的地区,都要剃发蓄辫,如果有不剃、迟疑的,或者上表章请求保存明朝旧制的,一律杀无赦。一时之间,汉族官员百姓涕泪纵横,跑到祖宗坟前磕头谢罪,表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今日剃发实在是为求保命,还望先祖原谅。当然也有誓死不剃的,衣冠束发的观念存在几千年,是汉族人民的外在标志,一旦剃发就意味着他们彻底沦为奴隶。

即使大街小巷的剃头匠拿着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的牌子,依旧有许多百姓不肯剃发,于是清军只好四处抓人,强迫人留辫子。清军对人的激烈反抗残酷镇压,到底有多少人为此丧命我们不得而知,但绝不是一个小数目,儒学思想渗透到骨子里的中原人,对其的剃发令自然是不肯答应。许多被强行剃发的百姓,因为无颜见祖先,纷纷自缢身亡,惨烈程度可见一斑。剃头匠担着一个挑子,一头是个小火炉,上面放着铜盆,用来温着热水。另一头则是个小柜子,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理发工具。小柜子的后面放着一个十字架样式的东西,而这个东西的作用,居然是用来挂人头的,意在震慑反抗的百姓。

由于当时的中原人数实在是太多,不少头戴红缨帽的旗兵做起来剃头匠,他们按照小组的方式,每组有三四个人,其中一个拿着剃头刀,另外两三个则是抱着鬼头刀。接受剃发的人,热水毛巾开始剃,不接受剃发的则要被冷森森的鬼头刀处以极刑。剃发令在百姓心里有如杀戮之祸,而带来这场灾祸的竟是一个汉人孙之獬,当时的人们议论是“孙之獬一念噪进而酿此奇祸”。

1646年的秋天,孙之獬自告奋勇去招抚江西,结果无功而返,被清廷再次削去官籍。这一次的孙之獬满载家私而归,回到了当年的老家,山东淄川,在他眼里这是衣锦还乡,可他不知道当地百姓对他已经是恨之入骨。

不久后,山东爆发谢迁领导的农民起义,他们的第一目的就是去攻打淄川,为那些无辜枉死的百姓报仇雪恨。

孙之獬先是被农民军抓起来,然后游街示众,当时围观的百姓拍手称快,高呼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谢迁为了给天下人解恨,对着在场百姓说:“他既然为功名利禄剃天下人之发,那我现在就给你种上头发。”起义军在孙之獬的脑袋上凿了一个洞,鲜血汩汩直流,人们纷纷拔自己的头发,插到孙之獬的脑袋里。因为忍不住疼痛,孙之獬昏厥过去,不解气的百姓将他处以凌迟的刑法,相当于我们常说的活剐。愤怒的人们还杀了孙之獬的全家,不仅是因为他们是孙之獬的家人,还因为他们同样跟着孙之獬早早地剃发留辫。

最为讽刺的是,连被称为“明末第一大奸臣”的吴三桂都曾当面劝阻过多尔衮,希望不要推行剃发令,以免引起百姓怨恨。孙之獬的尸体被扔到街头,而孙之獬的名字也注定将会遗臭万年,每当提起剃发,人们对孙之獬仍是恨不得食其肉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“之獬”和一种名叫“獬豸(xiezhi)”智慧很高的兽名字相仿,《异物志》说它“见人斗则触其不直”。不知孙之獬起的名字是不是以它为含义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的官场理论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,可也正是过于献媚,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了。

花开说:历史,过往,任何人的所作所为都会被铭记,至于好坏,谁也逃脱不了。

杭州骨科医院

西藏骨科医院

河北骨科医院